A-A+

新药股的乐透大奖

2020年10月17日 04:49 男性功能障碍预防 来源:人生鹿鞭肽 阅读99次

  一个月前,美国减肥药制药商Vivus股价一日飙升了98.67%,理由是其减肥新药Qnexa获得了美国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顾问小组的批准,这样“一日翻番”的财富效应几乎是每个投资者的梦想,也生动地说明了新药股的想象空间和诱惑所在。

   

  当然也并非所有投资药物开发的经历都能这么幸运,因药物开发进程受阻导致股价重创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比如美国的Panacos医药公司(PANC)2006年就曾因其针对HIV的候选药物Bevirimat在第二阶段临床试验中的表现欠佳,当日早盘股价就大幅下挫了35%;还有Acadia医药公司(ACAD),2009年也因候选药物pimavanserin在治疗帕金森病患者的后期临床试验未能达到关键治疗目标,以致盘中股价下挫68%之多。

  新药研发的历程究竟是易是难?在这一领域已经追求探索了20年的莉萨·康特(Lisa Conte)也许最有发言权,从1989年开始医药研发生涯起,康特已经耗资2亿美元之巨,至今未能迎来其期待已久的胜利。其间康特的公司两度上市,可惜均惨淡收场——第一次是在1993年1月,前后筹资6200万美元,1999年初,一则消息就给沙曼公司股价以致命打击——第三阶段临床试验中服用沙曼公司开发的crofelemer药品的患者康复情况与服用安慰剂患者无明显差异——这重创沙曼公司股价下跌至1美元以下,随后被纳斯达克摘牌。

  康特并没有被击垮,她让沙曼公司破产,旋即创办了纳珀制药公司,此举也使之前的投资者血本无归。2006年,纳珀公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募资2400万美元;然而到了2008年,所募资金已所剩无几,股东投票决定将公司私有化。

  药品研发实践的一波三折和不确定性,令人忍不住感慨“药物开发就像是一项彩票业务”,每一次的结果公布都像乐透开奖,令人期待又怕受伤害。事实上,国内也有一些以药物研发为重要业务的上市公司,如去年底引起诸多投资者关注的重庆啤酒(600132),因未来存在不确定性,股价波动也非常剧烈。

  那么新药研发的企业成功几率究竟有多高?应该如何看待其估值前景呢?生物技术行业组织(BIO)和机构调研服务公司BioMedTracker 2011年联合开展的一项关于美国药物研发公司的调查研究数据有助于投资者了解这一概率问题:数据显示,对于所有药物和生物制剂,从Ⅰ期试验到最终通过FDA审批的总成功率只有10.4%左右,即便已经通过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情况,最终成功上市的几率也只有83.2%;肿瘤和心血管治疗药物的研发成功率则更低。据了解,这项调查研究对BioMedTracker数据库中2003年底至2010年底超过4200种药物的临床研究状况进行了分析,共涉及7300余种适应证。

  如此看来,投资新药研发公司更像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而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其诱惑固然巨大,风险同样惊人,如果仅凭概念和故事贸然参与,几近与赌博无异;而新药股的乐透大奖,怕也要心脏强劲者方可消受得起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男性功能障碍预防 分类下,于2020年10月17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